全民彩票官网app下载

蜀 道
  作者:杨晶晶  时间:2019-10-24  点击量:   
【字体:

2019年8月,我乘坐西安开往四川绵阳的D1911次动车,返回位于蜀中腹地绵阳的遂德高速公路项目部,一路上享受着“峨眉山月照秦川”的灵韵,感叹着“剑门天下壮”的雄奇。

隔着动车上的玻璃窗,不断的寻寻觅觅,终不见金牛道上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身影,幻想着绵延数百里的大剑山七十二峰形如利剑。

我真想穿越一把,亲眼目睹蜀汉后期姜维以三万之众,凭借剑门关的天险,抵御钟会十万大军还多次取胜的壮景;亲自踏足远古时候山民们走出的羊肠小道,闻花香采绿草,写意田园人生;亲身沿着三峡逆流而行,光脚缠头随纤夫一起“嘿呦、嘿呦......”

车行期间,蜀雨开始飘飘扬扬,模糊了车窗、浸润了人心。

坐在时速每小时250千米的西成高铁上,一分钟前的过眼盛景早已抛在4166米之外,论谁也不会相信当年的曹真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才走了蜀道中子午道一半的路程。

不禁感叹,千年前,人们只能通过诗人的“凄凉地”“闻笛赋”“千帆过”来了解巴蜀大地的所见所闻,而千年后的今天,在时间这个大量前进工程的刻度面前,在新中国成立的三千六百二十八万分钟之后,中国铁建实现了通过高铁、高速与巴蜀大地的跨时空“对话”。

1952年,第一条新中国自建铁路——成渝铁路在四川蜀地诞生!这条于1950年6月全线开工、1952年6月竣工的铁路是新中国成立以前任何时代不敢想象的奇迹,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第一条铁路干线,圆了巴蜀人民近半个世纪的梦想。

1958年1月1日修建曾动用了中国新建铁路一半左右劳动力和五分之四机械筑路力量的宝成铁路上,静卧铁轨上身披彩带的火车头一声长鸣,破秦巴天堑、畅千年通途,让“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嗟叹永成历史。

2012年4月,中国高速公路建设史上的“逆天工程”被称为“云端上的高速公路”、“云梯天路”的雅西高速更为四川蜀道的畅通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这条240公里的高速公路一般都是桥和隧道,每修一公里,海拔就上升7。5米;最陡的地方,12公里海拔就能上升六七百米左右。腊八斤连续钢构特大桥、泥巴山隧道、双螺旋曲线隧道等等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又一个奇迹,也为路人带来惊险刺激、震撼人心的壮观美景。

我们在赞叹美景的同时,更要知道为实现川蜀不通高速公路的梦想,铁道兵与天斗、与地斗,平圴每公里就有7名军人献出生命,但国人都知2018年12月31日早上8点30分!雅康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运行,结束了四川藏区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

每每我身处巴蜀大地,站在梓州腹地项目部仰望天空时,那纤夫拉绳“嘿呦嘿呦的声音总萦绕在耳畔,其实我知道:

那是测量员们穿越羊肠小道后在一个又一个山顶上架设棱镜的隔空喊话;

是技术员们用胳膊开道、用树枝当拐仗,一米一米从无到有趟路的呐喊;

是试验员们砂子、水泥、外加剂、碎石、粉煤灰世界里的武艺切磋;

更是中国铁建在巴蜀腹地续筑中国铁路强国梦,为告别蜀道难的又一步前进。

遂德高速公路的30余名职工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感受二十四道拐的蜀道壮景,同时奉献着自己,继续打通巴蜀内地的“脉络”。

“走,今天换个路,走一遍把鸡公岭山!”

“咱们这是第十几次爬了?”

“只要有时间就一遍一遍爬,一条一路一条的过。找出最合适的便道。”说着,现场副经理带着他的兄弟们乘车而去。

“姐,你看我这胳膊!”出门时还白嫩的小伙儿,一上午的时间晒的脱了皮不说,胳膊排满蚊子咬的红疙瘩,还有无数小刺,痒不能挠、痛不能碰,他的脸都痛苦的变了形。

我们小心翼翼地帮他把刺拔出,同时劝他休息一下午,明天再去工地。

“不,这点苦都受不了,唱什么《铁道兵志在四方》。”说着,他唱起来项目部人改编的《铁道兵志在四方》。

“背上了(哪个)水壶扛起了(哪个)仗,雄壮的(哪个)我们浩浩荡荡,兄弟呀!你要问我们那里去,我们要到梓州最需要的腹地去,再上征程。” 

“14公里线路上20多座山不是白爬的,硬生生把我练就成黑面疙瘩。”

“看我胳膊,黑白泾渭分明。”

“你那算啥,我奶油小生,都成了粗黑大汉。”

办公室里,测量员们对自己半个月复测后“黑”的造诣不断争论着,刚从拌合站回来的技术员小王不服气,“嗖”一下摘掉眼镜:“都看我”。

一旁被蚊子咬哭的资料员被逗乐了。

原来小王晒的黝黑的脸上由于戴眼镜的原故,留下了一双“熊猫眼”。

“绵阳站就要到了,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准备。”

纷飞的思绪被广播拉回,却仍然回味着一分钟4166米的美景!

1分钟很短,短如白驹过隙,倏然而过。

1分钟又很长,因为:

1分钟可以高呼“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效仿登高探峨眉;

1分钟可以长吟“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幻想着看见武侯祠前那片柏树葱绿;

1分钟可以感叹“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演绎一把“诗仙”李白在蜀道上下求索的宏愿与幽思。

从1949年到2019年,70年新中国的三千六百二十八万分钟成立路是一条雄关漫道;

从1949年到2019年,70年中国铁建用三千六百二十八万分钟在巴蜀大地上的鬼斧神功,书写了一部壮丽诗篇。

70年砥砺奋斗,70年春华秋实。

中国铁建一路艰辛,一路辉煌。

然而,不变的是永远的铁道兵精神,永恒的是大音稀声,大爱无疆的情怀。

但是,70个春秋,只是历史长河中短暂的一瞬,70年的沧桑巨变,只是蜀道难告别历史的第一步。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进程中,我们号角在耳,任重道远,让我们一起背上了(哪个)行装扛起了(哪个)枪,掠过天堑,向着火红的太阳,向着蔚蓝的高空,向着心中的理想,继续无悔翱翔!